bet365体育在线欧洲杯|bet365体育在线提款
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抒情 > 友情 > 

傷心故人去后,冷落新詩。

“傷心故人去后,冷落新詩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晁沖之的《漢宮春·梅

瀟灑江梅,向竹梢疏處,橫兩三枝。東君也不愛惜,雪壓霜欺。無情燕子,怕春寒、輕失花期。卻是有,年年塞雁,歸來曾見開時。
清淺小溪如練,問玉堂何似,茅舍疏籬。傷心故人去后,冷落新詩。微云淡月,對江天、分付他誰。空自憶,清香未減,風流不在人知。


賞析
  此詞詠梅之孤高與環境冷落而有所寄意。作者選擇一系列色淡神寒的字詞,刻畫梅與周圍環境,宛若一幅水墨畫,其勾勒梅花骨格精神尤高,給人以清高拔俗之感。全詞風格疏淡雋永,句格舒緩紆徐。
  起首一句,以修竹作陪襯,極言野梅品格之孤高。二、三兩句,極寫梅的孤潔瘦淡。芳潔固然堪賞,孤瘦則似須扶持,以下二句就勢寫梅之不得于春神,更為有力:“東君也不愛惜壓風欺。”梅花是凌寒而開,其蕊寒香冷,不僅與蜂蝶無緣,連候燕也似乎“怕春寒、輕失花期”。因燕子仲春社日歸來,其時梅的花時已過,故云。一言“東君不愛惜”、再言燕子“無情”,是雙倍的遺憾。“惟是有”一轉,說畢竟還有“南來歸雁,年年長開時”,其詞若自慰,其時無非憾意,從“惟是有”的限制語中不難會出。這幾句,揮灑自如,靈動飛揚,筆力不凡。
  下片化用林逋詠梅名句——“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”,寫野“江梅”的風流與冷落。
  過片三句言“清淺小溪如練”,梅枝疏影橫斜,自成風景,雖村野(“茅舍疏籬”),似勝于白玉堂前。“傷心”兩句感嘆“梅妻鶴子”的詩人林逋逝后,梅就失去了知音,“疏影橫斜”之詩竟成絕響。“微云”三句,以問句的形式,言林逋逝后,即有“微云淡月”,暗香浮動,也無人能賞,只不過孤芳自賞而已。結尾三句,以擬人化的手法,將梅之孤高自許的風流標格推向高潮,從而收束全篇,造成余韻深長。含蓄蘊藉的藝術效果。
賞析二
  詞雖長調,其寄意卻單純,只就梅之品性孤高與環境冷落兩方面反復寫來,其情自深。
  首句“瀟灑”二字狀梅晶的清高,概盡全篇。“江梅”可見是野梅。又以修竹陪襯寫出。蓋竹之為物有虛心、有勁節,與梅一向被稱為歲寒之友。“向竹梢稀處,橫兩三枝”,極寫梅孤潔瘦淡。芳潔固然堪賞,孤瘦則似須扶持,以下二句就勢寫梅之不得于春神,更為有力:“東君也不愛惜,雪壓風欺。”梅花是凌寒而開,其蕊寒香冷,不僅與蜂蝶無緣,連候燕也似乎叫伯春寒、輕失花期”。因燕子在仲春社日歸來,其時梅的花時已過,故云。一言“東君也不愛惜”、再言燕子“無情”,是雙倍的遺憾。“惟是有”一轉,說畢竟還有“南來歸雁,年年長見開時”,其詞若自慰,其實無非憾意,從叫唯是有”的限制語中不難會出。同一意念,妙在說來富于變化。同時,這幾句詞筆揮灑而思路活潑,蓋“燕雁與梅不相關,而挽入,故見筆力”(《獨醒雜志》卷四)。
  林逋詠梅名句云:“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。”(《山園小梅》)下片則化用以寫在野的“江梅”的風流與冷落。唐人詠梅濤云:“白玉堂前一樹梅,今朝忽見數花開。兒家門戶重重閉,春色因何入得來。”(薛維翰《春女怨》)這是“玉堂”所本。過變三句言“清淺小溪如練”,梅枝疏影橫斜,自成風景,雖在村野(“茅舍疏籬”),似勝于白玉堂前。以問句提唱,緊接又一嘆:“傷心故人去后冷落新詩。”“故人”即指林逋,此渭“梅妻鶴子”的詩人逝后,梅就失去了知音,“疏影橫斜”之詩竟成絕響。即有“微云淡月”、暗香浮動,沒有人賞。(“分付他誰?”)不過“孤芳”自賞而已。仍以問意提唱,啟發末二句,言孤芳自賞就孤芳自賞罷:“清香未減,風流不在人知。”這里“空自倚”三字回應篇首,暗用杜甫“天寒翠袖薄,日暮倚修竹”(《佳人》)句意,將梅擬人化,意味自深。
  此詞風格疏淡雋永。原因是多方面的,首先是詞中梅的形象給人以清高拔俗的感覺。為了塑造這樣一個形象,作者選擇了“瀟灑”、“稀”、“清淺”、“冷落”、“微”、 “淡”等一系列色淡神寒的字詞,刻畫梅與周圍環境,儼如—幅水墨畫,其勾勒梅花骨格精神尤高。與此相應,全詞句格也疏緩紆徐,往往幾句(通常是一韻)才一意,結構上也沒有大的起落,這就造成一種清疏淡永之致,毫無急促寒窘之態了。
  此詞在寫作上其妙處有二:一是化用林逋等前人詩不著痕跡,如鹽人水中,品嘗自知。一是摹形寫神,神形兼備,深得詠物詩之三昧。《苕溪漁隱叢話》、《獨醒雜志》等書載:作者以此詞獻蔡攸、攸又呈其父蔡京,京頗喜愛,遂授沖之大晟府丞。作者以此詞干謁,品格不能算高,然措辭委婉含蓄,略無窮餓酸辛之態。

贊助商鏈接

bet365体育在线欧洲杯 正规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有彩金捕鱼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大北农走势 重庆百变王牌推荐 北京单场 看广告赚钱的app 腾讯 25选7福利彩票2018056 福利彩票欢乐生肖官网 2010年南京彩票大奖 华东15选5专家推荐